<option id='xcmnfz'></option>
    1. <kbd id='xcmnfz'><kbd id='xcmnfz'></kbd><legend id='xcmnfz'></legend></kbd><code id='xcmnfz'></code><i id='xcmnfz'><fieldset id='xcmnfz'><strike id='xcmnfz'></strike></fieldset></i>

              <th id='xcmnfz'></th><tr id='xcmnfz'></tr>
              <address id='xcmnfz'></address>

                      • <abbr id='xcmnfz'></abbr>
                      灵宝网>观点>正文

                      小红书为何启动KOL“绞肉机”?

                      2019-05-28 01:04:00 A5创业网 IT老友记 分享

                      “无论是否完成签约,6.10日及之后,不符合品牌合作人新标准或是符合标准未签约的品牌合作人,都不能使用报备功能了......”

                      近日,小红书官方平台“薯管家”已发出最后通牒,启动KOL的“绞肉机”。

                      薯管家公告称为了更高效地连接品牌、内容和人,从5月10日起,对品牌合作人采取新的准入标准,其中有两条硬性指标:1.粉丝数量≥5000;2.近一个月的笔记平均曝光量≥10000。符合标准的品牌合作人,则需要同内容合作机构(MCN)进行实名制签约。

                      小红书品牌合作人升级通知

                      依照官方规则,只有在经过小红书平台审核,成为“品牌合作人”后,KOL才可在小红书上接广告。新规之前,小红书对于品牌合作人的要求则是,粉丝1000人以上,近一个月的笔记平均曝光量1000以上。随着门槛的提高,很多KOL被取消资格。

                      据地歌网了解,薯管家消息发布后,小红书上最新品牌合作人数量瞬间从1.7万减少至5000名以下,过滤掉超过70%的KOL,剩下的大部分为明星与头部KOL。随着“绞肉机”行动的序幕拉开,小红书品牌合作人、内容机构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不知道此次“围剿”是虚晃一枪还是彻底血洗。

                      成也种草,败也种草,小红书缘何启动KOL“绞肉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今年1月辞了工作,全职做小红书”,A君直言,此次小红书品牌合作人升级对她来说,意味着失业。

                      对于小红书KOL B君来说,牒告昭示那一天犹如五雷轰顶。当她和对接人沟通过三四次文案之后,做好了配图,准备在小红书上发广告时,收到了品牌合作人资格被取消的通知,这单广告直接收费5000元。不仅如此,B君手上还有五六个通告,这意味着后面的排期、工作全部泡汤。

                      B君的直接收入损失已是上万元,简直一夜又回到了解放前。

                      C君也一样,本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从去年年初开始转战经营小红书,目前是拥有十万粉的大V,按照这个级别的水准,C君每个月至少能够接到近十个通告。月入八万对她而言不是难事儿。

                      为此,她在前一个月月底刚刚向公司辞职,决意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小红书的业务当中。可是她自己也未能拿到那块免死金牌,“绞肉机”撵过——号没了。

                      对于KOL而言似乎这是一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绞杀,没有丝毫回旋的空间和余地。

                      要想弄清楚小红书“绞杀”事件的始末,还要回到小红书品牌合作人平台的上线这个时间原点中来。

                      今年1月4日,小红书上线“品牌合作人”平台。品牌合作人计划是小红书要进一步落地商业化战略的推进动作,其要提供给品牌方、内容合作机构(MCN)和KOL三方连接的桥梁,通过自建广告营销系统,打通供需双方,并从交易中抽取佣金,平台居间近乎成为互联网平台的通行法则。

                      小红书的这套逻辑并非独家,最早期的是微博的“微达人”,往后有抖音的“星图平台”,还有快手的“快接单”都是通过连接广告主、MCN以及KOL,从而提供相对透明的内容交易服务。

                      通常来说,平台要把品牌合作人以及内容机构掌握在平台“五指山”之中,杜绝KOL和品牌方直接产生联系,进而扰乱市场秩序。

                      其实,在此次出炉的小红书品牌合作人新规中也加大了对私下接单的打击力度,合作人初始积分为12分,私下接单将直接被扣除12分,同时解约,且一年内无法再次成为品牌合作人。

                      新规对KOL的出发力度不止于此,合作人初始积分为12分,有效期为1年。1年内,累计扣罚6分及以上,合作人平台账号全面暂停合作并限流一个月;累计扣罚12分及以上,该账号解约且1年内无法再以任何形式重新成为品牌合作人。

                      然而,这不是一场单向度的战争。

                      这里不得不提小红书315期间小红书还被爆出笔记代写代发、刷量等负面新闻。因为涉嫌“种草笔记”造假、陷烟草营销风波,小红书遭遇信任危机。

                      小红书平台“黑产”风波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小红书曾因虚假广告被罚款。2019年小红书的主体公司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6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2月20日,小红书甚至连收两张罚单:违反广告法发布虚假广告,罚款3万元;对消费者提出理赔要求等,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罚款3万元。

                      平台治理似乎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境地。

                      小红书方面称,公司有几十人的反作弊团队,500人的审核团队,以及100多套数据模型打击代写、刷量等作弊行为,2019年1月至3月处理涉及代写代发的黑产账号138万个,作弊账号38万个,作弊笔记121万篇,但实际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因而不难推测,此番小红书启动KOL“绞肉机”并非偶然,而是“蓄谋已久”。

                      先破后立?

                      “绞肉机”启动意味着小红书要抛弃KOL?

                      小红书创始瞿芳在“绞杀”风波中鲜少地直面媒体,在谈及此次“绞杀”时她表示:不要忘记自己姓什么,并直指小红书有以用户为核心的底气。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