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xcmnfz'></option>
    1. <kbd id='xcmnfz'><kbd id='xcmnfz'></kbd><legend id='xcmnfz'></legend></kbd><code id='xcmnfz'></code><i id='xcmnfz'><fieldset id='xcmnfz'><strike id='xcmnfz'></strike></fieldset></i>

              <th id='xcmnfz'></th><tr id='xcmnfz'></tr>
              <address id='xcmnfz'></address>

                      • <abbr id='xcmnfz'></abbr>
                      灵宝网>时讯>正文

                      网约车转型 聚合称行业发展要点

                      2019-06-15 15:06:24 品玩 王鑫 分享

                      美团打车终于再下一城。

                      6月5日,端午节前夕,美团打车正式登陆北京,而北京恰恰是网约车老牌玩家滴滴的大本营。

                      可谁也没想到,美团打车“进京”的姿态,已由那个两年来与滴滴在多地酣战挥金如土的斗士,摇身一变,成为了又一个高德打车。

                      至此,高德和美团以低成本和零运力入局,成为了首汽、曹操、阳光和AA等一众中小网约车平台的外置“流量池”,这也让网约车领域渐变为三足鼎立之势——昔日一家独大的滴滴,迎来两个事实上的实力对手。

                      而与历史不尽相同的是,这个局面在短期内,恐怕谁也干不掉谁。

                      美团 v.s.滴滴:曾经两败俱伤的开局

                      2017年2月美团上线网约车服务。

                      当时,美团打车并没有选择一线城市当做根据地,而是避开滴滴锋芒,以南京作为第一站,直到2018年3月,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才迅速与滴滴展开拉锯战。

                      几乎同一时间,滴滴宣布斥巨资进军外卖业务,首批城市为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滴滴外卖通过降低佣金和奖励来获得首批商家和用户,与美团抢滴滴地盘的做法如出一辙。

                      美团打车来势汹汹,对上海地区前一万名注册的司机给出三个月内零抽成(此后改为8%)的福利政策,同时只要单日上线满10小时同时满10单,即可拿到600元的保底收入,而超过600元,还将奖励200元。这种补贴力度打了滴滴一个措手不及,当时,滴滴还维持20%左右抽成比例。

                      打车业务登陆上海不久,美团CEO王兴就公开宣称,“要在3日内拿到上海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大额补贴之下也确实做到了,上线三日订单量就突破了30万单。

                      好景不长,短短一个月后,滴滴内部邮件称,美团单均亏损30元以上,难以为继,“目前已被压制在15%以内,并仍在持续下滑。”

                      另外,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和市价检局在美团打车上线后不足12小时,就联合对其进行约谈。一个约谈的结果就是:美团打车的注册车辆及驾驶员数据需接入上海市行业监管平台,并且勒令撤掉低价竞争的宣传广告。

                      而后,美团打车高调宣布,将会进军北京、成都、杭州和福州等城市,据第一财经当时的报道,对于包括北京等城市即将上线的打车业务,美团还准备了10亿美元,而且上不封顶。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即将上线”竟是一年之久。

                      在这一年之中,网约车行业迎来巨变,滴滴顺风车因为频繁出现的安全问题被迫下线,美团打车的扩张也戛然而止。

                      一方面,数起滴滴顺风车司机遇害事件使得整个社会舆论导向对网约车业务推进极为不利;另一方面,烧钱扩土让美团倍感疲惫,作为上市公司,美团需要一份相对好看的财报。

                      据美团财报显示,2018年包含美团打车在内的新业务营收112亿元,销售成本155亿元,其中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高达44.63亿元,相比2017年的2.93亿元翻了14倍有余。

                      滴滴也在同样的困境中:2018年,滴滴巨额亏损109亿元,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共计投入113亿元。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在滴滴出行的app内置的“有问必答”模块中算了一笔账:各类成本费用的总和 ( 21% ) 超过实际收取的服务费 ( 19% ) ,其间的差额 ( 2% ) 由滴滴网约车业务来承担——这部分就是亏损。

                      2019年2月,滴滴宣布对非主营业务“关停并转”,对内宣布裁撤整个外卖业务部,并将其转至海外。就在2个月后,美团打车宣布变更业务模式,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

                      至此,滴滴与美团的首次正面交锋可以说以两败俱伤告终。

                      改换“佛系”姿态

                      沉寂一年之后,美团终于在2019年端午前夕在北京上线打车业务。目前被呼叫频次最高的经济型(对标滴滴快车),主要以阳光出行、AA出行和曹操出行为主,在舒适和商务等中高端车型中也接入了首汽与神州等平台,但相比高德缺少了滴滴、携程以及出租车业务,在车源方面处于劣势。

                      同时,美团早已下架其独立打车App,司机端也显示为“当前定位城市(北京)暂未开通”,这表明美团已经不在自营和聚合之间徘徊,决心通过“流量”吸引更多出行服务商。

                      PingWest品玩在最能体现运力的晚高峰时段尝试美团打车,分别在西五环、西四环、西二环三地测试,均未能叫到车,同一时间,分别以两次滴滴快车呼叫成功和一次高德阳光经济型呼叫成功告终,美团打车在价格方面,与高德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高于滴滴快车。

                      我们发现许多司机对美团进京一无所知,甚至有些惊讶:“怪不得这两天阳光和AA两个司机端都在升级维护,可能就是在对接美团。”

                      目前,美团打车与之主营业务关联的主要场景就在于用户要打车去某个商户(酒店或者餐厅),可以在美团App中的商家页面,直接点击打车,作为其一站式生活服务的补强。

                      对此,美团也多次表示,“新模式侧重在用技术投入推动用户体验,不会涉及大额补贴。”

                      美团打车与高德接入的出行平台别无二致,除了给这些平台带去新客单,并不能单纯通过聚合模式解决行业运力不足的根本问题,而不再抢占运力的美团,也就失去了与滴滴正面较量的资本,即便在高德面前,也没有优势。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