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xcmnfz'></option>
    1. <kbd id='xcmnfz'><kbd id='xcmnfz'></kbd><legend id='xcmnfz'></legend></kbd><code id='xcmnfz'></code><i id='xcmnfz'><fieldset id='xcmnfz'><strike id='xcmnfz'></strike></fieldset></i>

              <th id='xcmnfz'></th><tr id='xcmnfz'></tr>
              <address id='xcmnfz'></address>

                      • <abbr id='xcmnfz'></abbr>
                      灵宝网>点击>正文

                      离职了就可以被扣发年终奖?有前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了法院

                      2019-09-14 20:22:00 中新经纬 分享

                      中新经纬客户端 7 月 23 日电 ( 罗琨 ) 因为离职后公司未给其发放年终奖,中泰证券的前员工选择向劳动仲裁机构提起申诉。在历经仲裁和两次诉讼后,最终法院判决中泰证券向该离职员工支付 10.25 万元奖金。

                      中泰证券在法庭上称,金融证券行业尤其是新三板业务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和风险性,对离职员工不予发放年终统算奖金,具有合理性,且属于行业惯例。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对于中泰证券来说,被员工诉诸法律途径追讨奖金并非首次,此前亦有过相似案例,而对于整个金融行业来说,因年终奖或其他绩效奖金而起的纷争不在少数。

                      资料图 中新经纬常涛摄

                      离职以后扣发奖金惹争议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兰某于 2014 年 6 月 30 日入职齐鲁证券有限公司,在中小企业金融部担任质量监控部高级经理,工作地点在北京。2015 年 9 月,齐鲁证券有限公司更名为中泰证券公司。兰某每月收入分为工资和奖金两部分,均在月底以银行转账形式支付。

                      中泰证券向法院提交的公司内部的《新三板业务总部绩效考核管理办法》第二条显示,部门奖金发放原则实行 " 当月收入、次月发放 ",按照公司相关规定,所有人员的奖金按照核发金额的 50% 予以发放,预留的 50% 部分作为业务风险准备,在每年年终统算后进行发放。上述办法同时指出,按照公司规定,奖金发放日已离职人员,不再对其发放奖金;办法由部门负责解释和修订,自公布之日起执行。

                      2018 年 6 月底,兰某因个人原因离职,中泰证券没有给其发放 2017 年度预留部分的奖金。中泰证券认为,按照公司上述规定,在公司 2018 年 8 月完成 2017 年度的统算时,兰某已离职,兰某未参加 2017 年度统算,故不应再发放兰某 2017 年度预留部分的奖金。

                      随后,兰某申请仲裁,要求中泰证券公司支付 2017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暂扣月度奖金 184918.23 元、支付 2018 年 1 月 1 日至 2018 年 6 月 29 日暂扣月度奖金 71795.29 元。

                      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 2018 年 12 月 3 日作出京西劳人仲字 [ 2018 ] 第 4862 号裁决书,裁决:一、中泰证券公司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兰某 2017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期间暂扣的奖金 102539.59 元;二、驳回兰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兰某认可了这一仲裁裁决,但中泰证券公司对上述裁决不服,两次诉至法院主张权利,最终法院二审维持了原仲裁判决,并要求中泰证券在判决书生效七日内支付暂扣奖金,如果中泰证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中泰证券并未将相关薪酬考核办法依法告知和有效送达兰某,因此关于其所主张的规章制度已经符合法律有关民主程序规定的意见不予采信。兰某于 2018 年 6 月底离职时已届双方书面劳动合同的终止期限,其离职时间尚不具备参与 2018 年度的统算条件,但兰某在 2017 年度的工作期间已满全年,因此中泰证券拒发兰某于 2017 年度的暂扣奖金不具有合法性与合理性。

                      中泰证券曾多次遭前员工追讨奖金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中泰证券曾多次陷入类似的劳动者争议纠纷中,且基本上均和新三板业务部门相关。

                      2018 年 2 月,此前在中泰证券新三板业务部门任执行总经理的王某因没有收到 88 万元递延奖金,将中泰证券告上了法庭。

                      诉讼中,王某称其于 2014 年便知晓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于奖金迟延支付的情况,也知晓其本人的扣发比例为 15%,但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从未向其公示过相关文件。直到王某离职后,向公司索要扣发奖金时,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才向其出示相关文件,并告知实际执行起始时间为 2015 年 4 月及具体的扣发数额。对此,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称认可克扣王某的奖金数额,但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因王某主动离职,故不同意支付。

                      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对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扣发王某迟延奖金的数额并无争议,其争议点在于王某是否应当适用中泰证券公司的绩效管理制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指出,用人单位在奖金的设置和发放上享有相当程度的自主权,但相关奖金制度的设计还需要在法律的框架内,并做到实体公正,程序合法。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王某的工资构成包含奖金,故双方诉争的奖金系王某劳动报酬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相关绩效奖金制度约定,对于主动离职的员工,公司将止付全部或部分支付绩效奖金。该规定的条款实际上限制了劳动者的相关权益,属于限制或免除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法》中所应当承担的义务或责任,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该条款无效。据此,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应当支付王某迟延奖金 881454.35 元。

                      在另两起类似的劳动者争议纠纷中,中泰证券两名前员工索要绩效工资的请求均遭到了法院驳回。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在这两起案例中,两名员工均与中泰证券签订了《解除 / 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该证明书中存在 " 结清劳资关系和所有假期 " 和 " 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及劳动纠纷和争议 " 的表述。法院指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小青